歡迎來成都電信寬帶網,提供成都電信寬帶商務光纖,成都電信中小光纖,成都電信座機語音,成都電信光纖寬帶,寬帶座機,等系列業務!成都電信寬帶網歡迎你!

成都電信光纖

韋樂平:運營商不怕委屈,就怕活不下去

成都電信寬帶網 | 發布時間:2016-12-09 | 瀏覽587 次 |


自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提出“提速降費”以來,整個電信業都掀起了一股提速降費的熱潮,5·17世界電信日期間,三大運營商紛紛推出系列提速降費舉措,以響應國家的系列發展戰略,然而從用戶的實際反饋來看,運營商提速降費的誠意似乎依然不足,對于我國寬帶建設的發展也存在較多疑惑。為此,通信世界網獨家專訪了電信科技委主任韋樂平,為我們解讀電信業在寬帶提速降費方面的作為。

國內寬帶接入速率實際已超世界平均水平

此前,李克強總理曾提及中國的寬帶速率在世界排名僅80多位,眼前世界上主要參考的網速排名是由Akamai所統計的排名,根據Akamai發布的2014年第4季度全球網速排名數據,中國以3.4Mbit/s的速率排名82位,這個排名被業界廣為關注,也反映了中國寬帶速率在全球排名的落后形勢。對于Akamai的網速排名,韋樂平表示,根據Akamai的測試結果,中國的網速排名確實比較差,然而這其中也有不公正的客觀原因。Akamai所測試的中國網速水平主要是測試中國寬帶網絡的國際訪問速率,而由于多種原因使得國際訪問速率成為我國寬帶速率的一個瓶頸。韋樂平進一步指出,寬帶速率是一個端到端的問題,不僅受限于網絡,還受制于網站等應用層面。就網絡層面而言,我國的寬帶速率的瓶頸在國際訪問速率,運營商自身的骨干網、城域網和接入網根本是無阻塞設計的。因而Akamai僅通過測試我國的國際訪問速率不能充分反映我國普遍的寬帶訪問速率實際水平。

根據我國寬帶發展聯盟發布的2015年第1季度中國寬帶速率報告,全國固定寬帶用戶網絡下載的忙閑時加權平均可用下載速率為5.12Mbit/s,要高于全球平均水平4.5Mb/s。當然這種網絡水平依然不理想,僅僅位居全球的58名左右,還有待提升。韋樂平坦言,我國盡管帶寬最寬的FTTH(光纖到戶)用戶數是全球絕對老大,但全國真正開通20Mbit/s速率以上的用戶比重僅為10.4%,電信略好一些,其用戶比重也不到15%,這方面確實需要加大推進提速力度,10Mb/s速率應該作為城市寬帶接入速率的一個最根本臺階,20Mb/s速率應該作為大城市寬帶接入速率的一個根本臺階,100Mb/s速率也應該成為努力推廣的下一個臺階。他還指出,提速降價是同步的,用戶的寬帶接入速率提升后,其單位比特的成本也會分明下降。

韋樂平還同時強調,中國運營商眼前在寬帶建設上的投資比重非常高,而且國內光纖到戶建設也位居世界前列。他指出,根據測算,自2002年~2014年,12內電信固定寬帶投資達3500億元(人民幣,下同),其中固定寬帶接入投資為2200億元,占比很高。數據還顯示,2014年中國光纖到戶用戶數為6830萬戶,電信一家的用戶數為4500萬戶,中國的光纖到戶用戶數占全球的45%,而電信則占中國光纖到戶用戶數的65%。這些數據顯示了我國運營商網絡在提速方面有了良好的可持續提升的扎實物理基礎。

降資費的著力點在于降低成本

提速降費真正讓廣大用戶關注的仍在于進一步降低資費,實際上國內電信業資費每年都在快速下降。韋樂平透露,通過對最近十年來電信的寬帶接入費降價幅度統計,平均每年每比特的寬帶接入費的下降速度為30%,而過去十年,考慮到設備折舊、維護等成本支出,網絡總成本平均每年的真正下降幅度只有15%,寬帶接入資費的降價速度是網絡總成本降價速度的兩倍,這一異常現象持續了多年,完全不符合正常企業生存發展的根本經濟和商業規律,難以長期維系。過去上述趨勢得以維系的主要原因是電信業早期利潤較高,加上近幾年持續的降本增效改革,使得這種異常的趨勢才干延續至今。然而時至今日,高利潤不復存在,企業降本增效的空間也越來越小,這種異常趨勢無法繼續長期維系,必然會導致整個行業和企業的逐漸衰亡。降低資費的關鍵還是需要從全面降低成本方面考慮,韋樂平從五個方面解讀了降低成本的關鍵問題。

第一,電信法缺失。電信業的發展始終無法可依,電信法經過35年依然處于難產狀態,由于無法可依,諸多發展當中的矛盾難以解決。電信法的難產,直接導致了三網融合20年沒有分明進展;行業市場失衡,一家獨大局面歷經10年不能解決,反而呈現擴大趨勢;惡性競爭和局部壟斷并存,嚴重制約了整個產業的良性發展。包括運營商的資源壟斷,以及小區物業的壟斷,都是其中的典型問題。除此之外,政府對市場的過多干預,也違背了技術中立和市場中立的原則,這實際上有悖于世界各國對電信業監管的根本原則。而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電信法的缺失。韋樂平強調,電信法的缺失造成了成本的極度攀升,他舉例說,700MHz頻段的空置就是典型代表,運營商不得不通過2GHz高頻段去建設無線網絡,多花費幾千億元的無謂投資,而這幾千億元的建網成本最終也都得分攤到消費者身上,優質的國有資產淪為空置的部門資產,歸根結底在于無法可依。

第二,電信業定性混亂。從國家層面看,將電信業作為為戰略性基礎設施行業和公益性公用事業服務行業看待,而從眼前的國資委對電信運營商的考核體系來看,又將電信運營商作為純市場競爭主體看,每年都對運營商的收成、利潤和利潤率、提出明確嚴格的考核指標,而根本忽視了其作為公共事業的公益性屬性,這不僅引發了無謂的惡性市場競爭,也導致了電信業的不均衡態勢持續擴大,一家獨大局面越來越嚴重。為完成考核指標,運營商不得不聚焦于利潤較高的業務領域和地域,而對于西部偏遠地區很難兼顧。

第三,寬帶中國戰略缺乏強力推進。對于國家而言,寬帶網絡的建設需要上萬億的投入,僅靠運營商無法完成寬帶網絡的建設。雖然國家已出臺了寬帶中國戰略,然而實際落地依然存在很多問題。例如各地紛紛出臺”寬帶xx”,但是多數是雷聲大、雨點小,政府只是象征性的投入,最后的投入依然要落在運營商頭上。韋樂平坦言,中國運營商的平均投資占收成的比重達到30%,而世界平均水平僅為16%,我國的投資占比是世界平均水平的近兩倍,位居全球第二位。顯然,運營商的投資無法繼續大幅度增加,僅僅依靠運營商自身的投入無法滿足我國寬帶建設的資金需求。

第四,電信運營商去電信化改造刻不容緩。眼前電信運營商的既有體系無法滿足發展需求,通過去電信化改造,下決心擺脫上百年來從觀念到實踐的種種禁錮,拋棄過時的、過份的、不必要的累贅和禁錮,輕裝上陣,才可能比較順利地實現成功的轉型。真正實現降本增效,為寬帶的提速降費提供堅實的基礎。

第五,鼓勵技術創新。眼前來看,依靠傳統技術成本的降價空間十分有限,2015年,電信前四個月的固定寬帶接入利潤率只有4%左右,在利潤空間大幅下滑的背景下,不斷引入創新技術來降低成本將是未來的主要出路。例如未來硅光子技術的引入可望大幅度降低成本、體積和功耗,可以促進網絡成本的繼續健康下降。為提速降費提供廣闊的發展空間。

另外,韋樂平也指出,眼前國家也在積極鼓勵民營企業進入寬帶接入市場,正在16個城市進行試點,年底將擴大到30個城市,這一舉措也有利于進一步降低成本,激發電信業的產業發展活力。

成都電信寬帶網提供


下一篇: 上一篇:

mba学历国家承认吗 河南11选5每天开多少期 新西兰五分彩APP下载 广西快乐10分在线计划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要领 吉林11选5遗漏分析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今天体彩20选5的预测 ag真人游戏网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香港赛马会排位赛事 江西多乐彩开奖号码彩乐乐 MG水果大战试玩 一码中特经书 广东时时彩交流群 亿客隆彩票官网线路 3d试机号对应金码